东七

我喜欢女生
因为我不喜欢男生
肖根肉文收集者

【肖根】风从海面吹过来

BGM:风从海面吹过来——好妹妹乐队

脑洞就是源于这首歌,但是感觉没有写到自己满意的程度,大家海涵。

预警:傻白甜。

这次没有肉,老福特请相信我的诚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今天是Root失联的第44天,Shaw在联系不到Root的前几天里都生活的怡然自乐,没有言语的调戏,也没有突如其来肢体的接触,唯一的损失也不过少几顿好吃的牛排,Shaw觉得这也是可以接受的。只是他们一直联系不到Root,Root没有在某个黑黢黢的夜晚闯进Shaw的公寓,也没有在不合时宜的时间打电话给Shaw只为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,没有一点消息。

  Shaw开始觉得担心,这个女人总是像疯子一样拼命,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做那些疯狂又危险的事,让Shaw唯一觉得不满的是Root没有带上她。不过Root耳朵里住着上帝,她的上帝恐怕是舍不得她死的吧。于是Shaw就在这两种想法日复一日的纠缠中暴走了。

  一次简单的无关号码的处理,只有Shaw一个人,也并非什么罪大恶极的凶犯,只是一时冲动而已,Shaw却打穿了他两幅膝盖,也打穿了他的肠子,然而Shaw还是觉得心里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,怎么都挪不开。

  Finch看着自己面前黑着脸的Shaw,也说不出太多苛责的话,他叹了口气,摸了摸Bear的头,竭力用不那么生气的口吻对Shaw说:“我相信Groves女士会平安回来的。”Shaw被人看穿了心思,她愤怒的扭头就走,把门摔的噼啪作响,留下Finch瞪着眼睛,身体僵直的站在Bear脚边。

  Shaw觉得自己快被愤怒淹没了,她现在只想突突几个人,或者大吃一顿牛排,又或者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。鉴于她喜欢的这三件事她都不能或不想做,于是Shaw找到了另一个发泄的出口。她站在角落里的一台监视器下面,仰起头不带任何表情的问道:“Where is Root?”只是无论她怎么问,都从未有过回答。

  直到今天。Shaw自己都不记得问了多少次“Where is Root?”,The Machine终于给了她回答,于是Shaw急匆匆的上路了。按照The Machine的指示,Shaw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抵达了目的地,Shaw在这片很大的沙滩上不安的走动着,直到The Machine告诉她“Stay”,于是她坐在沙滩上看着太阳一点一点消失。Shaw想不出Root怎么会在海边,她觉得自己好蠢。海风轻柔的吹过来,让Shaw以为自己正在度假。上一次像度假一样的时光是在迈阿密,和Root在一起,她记得她们护卫彼此左右的感觉,也记得Root看向她的眼神,足够她溺死在那样的眼神里;Shaw又想到和Root一起吃饭的时候,她总是一边微翘着嘴角看Shaw狼吞虎咽的吃,一边慢悠悠的往自己的嘴里扔些菜叶或者玉米粒,有时甚至什么都不吃只是拖着下巴盯着Shaw的吃相;Shaw又想起Root卷曲的粽发,总是在靠近她的时候蹭到她的鼻子,痒痒的想打喷嚏;Shaw又想到Root的声音,她记不清Root都说过什么,只记得她叫“Sameen”时穿透Shaw耳朵的力量;Shaw又想到Root包裹在裙子下修长的双腿。想到这里Shaw咽了咽口水,她觉得自己应该停下来了。

  Shaw在柔软的沙滩上躺下来,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么担心Root,Root只是她的同事,好吧,战友。Root是个值得相信的人,智商高,行事作风狠辣,不会拖自己后腿,和Root一起执行的任务都让Shaw觉得无比快意;更何况Root又很性感,看向她的眼神总像是要燃尽她,鼻子尖尖的,两片唇瓣不知道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。Shaw摇了摇头,想把Root微启双唇的画面从脑海里拿掉,可惜只是徒劳的。Shaw想着,等见到Root一定第一时间一拳打晕她。

  晚风吹来很凉,海水声音很浪,天上星星很亮。一张脸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放大在Shaw的眼前,带着灼热温度的眼睛,微翘的鼻尖,一张一合的嘴唇。Shaw听见了,听见Root像带着蜜糖的声音环绕在耳边。

  “Looks like someone crawled in under the fence.”

  “Admit it Shaw,you were worried about me.”

  Shaw记得自己要打Root一拳的,可是一个晃神间,她就已经吻上Root微凉的嘴唇,她看到Root惊讶的睁大双眼,然后咧开的嘴角。她看到Root完好无损的在她面前,她看到Root长到胸前的头发,她看到Root拉着她的手在前面走,是风从海面吹过来。

 

评论 ( 14 )
热度 ( 75 )
  1. JFM东七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锤锤的增高垫东七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东七 | Powered by LOFTER